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要让一百万费城选民都投票
专访市政专员史蒂芬妮·辛格
     2014-01-18 作者:袁伯乐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海华问政”系列第一期】市政专员史蒂芬妮·辛格:要让一百万费城选民都投票。



为什么门口的垃圾没有人收?为什么查咪表的人总是查我的车?为什么政府想要给香烟增税?为什么政府要餐馆必须10点前关门?

在美国,政策绝非一成不变,与您生活息息相关的法规也是与时俱进。作为少数族裔,费城的华人在很大程度上与当地的社会发展脱节。偶尔有政客为了拉选票走进华人社区,也只是拍照留念,拿了捐款走人了事。很少有人会问:我们花钱支持的官员们究竟为我们做了什么?

要解答这个问题,必须先了解政府。”海华问政“系列将为费城及周边城市的读者们记录他们身边官员的故事。我们将依照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赋予人民的言论自由权,详细为您介绍对您有影响的当地政府机构及在位官员。



新年的凌厉寒风刚过不久,庄严的费城市政厅笼罩在早晨淡淡的雾中。在东廊门附近的一间办公室里,透过晨雾洒来的阳光少得可怜,和这座建筑里大部分办公室一样,钨丝灯成了主要光源,从高高的屋顶吊下,照亮了书架上一层层的档案,桌上一叠叠的文件和这略显局促的空间。

差不多正好是两年前的这一天,数学家史蒂芬妮·辛格第一次以市政专员的身份坐进了这间办公室。


1
在费城,所有和选举相关的工作都由三个人来负责,他们就是组成选举委员会(Election Board)的三名市政专员(City Commissioners)。每年一到选举季,他们将担起确保选举公平、顺利进行的重任。从全市约1600座投票站的选址、雇佣投票工作人员这些琐碎的前期准备工作,到唱票、公布投票结果这些繁复的收尾工作,三位市政专员必须面面俱到。除此之外,费城超过一百万注册选民的档案也是他们保管。

每年,全美各地都会举行两次选举投票。一次多在五月进行,称为初选(primary election),是政党内选出候选人的时刻。正式全民选举则在十一月进行,在费城被称为大选(general election)。今年的初选日为5月20日,大选日则为11月4日。

有人会问了,一年只有两天要忙,市政专员们岂不是很清闲?

实则不然。拿辛格来说,最近她就要连续开几个讲座,教选民如何成为社区政党领袖。为此,她还编纂了一本20页的手册,逐条将政治术语和参选步骤介绍给民众。在2011年自己的选战中,她曾放出豪言说要让费城100万注册选民全部都去投票。为达到这个目的,教育是第一步。

“只有当人民理解自己的权力,以及运用这些权力的方法,他们才会去想了解那些政治术语,才会去参加政治,”辛格说。

这位即将迈入“知天命”之年的女官员从不缺乏权力意识。辛格的家庭对社会正义和民主制度有着深深的信仰。她说,自己的曾曾祖父是犹太裔,从东欧移民到美国,通过一代代人的努力而逐步实现了“美国梦”。1964年六月,非裔美国人争取政治权力的“民权运动”即将迈入高峰。辛格当律师的父亲丹尼尔·辛格随大批热血知识青年南下,在密西西比州参与了被称为“自由之夏”的运动。他们在社区办辅导班,开大会,组织抗议活动,帮助当地黑人通过当地严苛的选民注册程序。辛格说,自己从父亲身上学到的道理就是:是平等机会(Equal Opportunity)令美国强大。她深深相信:从自由之夏的种族对立,到如今的贫富差距,平等机会所面对的威胁从未消失,而民主制度能够消除这个威胁。

去年五月,费城发生了公立学校资金危机(回顾此危机前因后果,请访问本报报道),最后是市长在求助各方无果后,以城市借贷的下下之策来令孩子们重新回到学校。事后,不少人对州政府的立场非常不满,认为州长援助不足。密切关注此事的辛格也把这场危机联系到了自己的工作之上。

“费城有100万注册选民,这个数字远远要比宾州任何一个地方多得多,”她说。“如果这100万人都投票参与政治,到时候,州长就得看着费城市长的脸色办事了。”

 

2
曾几何时,费城的市政专员一职有着相当大的权力。就像它的职位名称“commissioner”所代表的一样,市政专员是人民委派用来监管法庭、监狱等多个政府机构的官员,就相当于警察局长(Police Commissioner)是人民用来监管整个警察局的官员一样。但随着城市管理体制的变化,这一职位的权力便仅限于监管投票。

在史蒂芬妮·辛格之前的35年,费城的选举委员会实由一人掌控,她就是饱受争议的玛姬·塔塔里昂内(Marge Tartaglione)。70年代,她因被指控试图挪移投票机而被捕,然后却再度当选成为市政专员,继续监管投票。90年代,法院召集大陪审团调查她选举舞弊,而这也没让她丢官。她的女儿芮妮(Renee)被怀疑“走后门”进市政府当了她的副手,于2010年被迫辞职。她的女婿卡洛斯·马图斯(Calos Matos)因贿赂大西洋城议员而入狱三年。

这就是史蒂芬妮·辛格接手之前的情况。2011年她参选时,民众对她的希望相当之高。这位数学家头脑聪慧,在知名学府海沃福德学院有终身教职。她的家庭背景优秀,父母一个是知名律师,一个是分子生物学家,家族密友不乏身世显赫之人——据《费城杂志(Philadelphia Magazine)》一篇专题文章报道,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金斯伯格还是史蒂芬妮第一次婚礼的见证人。

面对前任留下的烂摊子,这位知识分子转型的政治家开始大力把选举向更加透明的方向发展。早在就职之前,她就曾把大量费城选举数据发布到自己的个人网站上。就职初,她还试图通过一系列改革来减小政治势力对选举的影响。

她的改革究竟成效如何?据《费城杂志》观察,改革中,辛格把上到民主党费城党魁、国会议员鲍勃·布拉迪,下到全城几乎所有的社区党领袖都给得罪了个遍。最终结果是另外两名市政专员——艾尔·施密特和安东尼·克拉克——联手把辛格从选举委员会主席的座位上拉了下来。

初期权力斗争的失利似乎没有影响到这位刚毅的女官员。辛格将作为数学家的天赋放在了自己的工作上,继续力推选举透明化发展。2012年夏,她和自己的团队制作了一套选举数据可视化工具,发布在网站www.analyzethevote.com上。民众可以自由查看费城各个选区的投票情况和候选人的得票数量及比率,该网站至今还在继续更新数据。这之后,她还为市政专员办公室制作了全新的网站www.Philadelphiavotes.com。打开网站,选举日倒计时、选举委员会日程、候选人信息等将所有和费城选举相关的知识都以全新的界面展现在民众眼前。

工作之余,这位市政专员每月都会写一篇热情洋溢的文章,以议论时事的方式去普及选举知识。经由本报编辑部努力,她的文字得以译成中文刊于本报“市政专员Stephenie Singer专栏“。去年国会两党对立导致政府关门期间,辛格就在专栏里猛烈抨击了当前美国的民主僵局,评论说国家机器顶端的无为是基层民主失败的结果。她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本应确保多数人的意愿能够控制政府,如果政府做出了人民不满意的事情,人民就应该选出能办事的政府。

“要说起来,目前的情况要怪谁?要怪人民,”辛格说。“人民已经放弃了掌控权贵的权力。”

在与本文作者的谈话中,她曾打断采访,双手一摊,问笔者:“我的老板是谁?“

笔者说:“我不认为您有老板。”

“我有的,”辛格摇了摇头。

“是市长吗?”

“不是。”

“是市议会吗?”

“不是。”

“选举委员会的主席?”

“差得远了,”辛格露出对刚才答案不懈一顾的表情,紧接着,她略带自豪地说:“我的老板是费城的人民。他们选了我,我就要为他们做事。”

辛格说,一个好的老板需要努力工作,而她的职责就是教费城的选民如何成为一个好老板,让所有费城注册选民都成为一票不漏的“超级选民”。
 

政治选举费城市政府Stephanie Singer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