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N61739 Damier Ebene Canvas Macao Clutch Ebene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Naturl Snow Silk Scarf Pure White 201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正文
费城种族抗议史:费城对得起“友爱之城”这个名头吗?
     2015-01-20 作者:袁伯乐 来源:海华都市网 打印 分享
摘要:不得不承认的是,“民权”这个词在美国近代都是由黑人嘴里喊出来的。费城作为“友爱之城”,对黑人兄弟有爱吗?



今天我们一起细看一下历史,相信你会发现,别管是黑人还是白人,这里的人们在种族矛盾这件事情上,格外有血性。


  1. 在有美国这个国家之前,费城人就喊着要解放奴隶了

是费城人写下了北美洲第一封针对奴隶制的抗议书。鉴于当时的黑人奴隶一没地位,二没文化,所以动笔的其实是白人。327年前,看着英国殖民者从非洲运来一船船黑人奴隶,费城四个德国人良心大大地过不去了。他们是贵格会(也称教友会)的成员,教义倡导普世价值和人人平等,人人互称“兄弟”。在他们动笔的七年前,贵格会的威廉·佩恩(William Penn)建立了费城,把它给受天主教迫害的新教徒当避风港。因为缺少劳动力,所以佩恩默许了奴隶的存在,他本人也买奴隶来建城。
 

但是后来陆续来到美国的其他贵格会信徒们傻眼了:怎么这里人比天主教还会欺负人,竟然还保留着奴隶制?其中四人起草了一份反对蓄奴法的纲领,数百教友签了字。但是因为这封文件对主流社会来说太非主流了,所以抗议最后没达到什么效果。但是,正因为有了这封抗议书存在,我们至少可以知道,在残酷的殖民蓄奴时期还是人有良心的。


贵格会的反对蓄奴书有一段大致可翻译成这样:
 

俗话说,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论对哪代人、哪里人和哪种人来说都应如此。至于偷抢人类者,和买卖人类者,他们难道不是一类货色吗?


  1. 而且,费城人不只是喊喊而已。他们一干就干了两百年

在贵格精神的感召下,宾州在1776年成了第一个开始废奴的州(当时的废奴法案不完全,它允许奴隶主保留已经购买的奴隶,但是废除了买卖,也允许年轻奴隶成年后自由。)1787年,很多被解放的奴隶来到费城,得到这里人的好心收留。要想在一块新地方立足,要先找组织。黑人领袖Absalem Jones和Richard Allen一起创办了Free African Society(自由非洲人会)。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黑人社区组织,它的存在后来也为费城第一座黑人教会的成立打下了基础。这之后,费城的黑人社区就一点点发展起来了。


  1. 其中也发生过一件特别有血性的事情:向往自由的少数派不屈于暴力,和整座城市对着干(这中间还发明了“公益众筹”)

但是别忘了,一直到20世纪上半叶,白人一直是美国社会的绝对多数。自由的黑人成了和白人抢工作、抢地盘的对手,所以全美多数地方对于废奴主义者(abolitionist)都有抵触情绪。废奴主义者选了相对自由的费城作为他们的大本营之一。


1834年,距离南北战争开始还有26年。“恐黑”的费城白人工人搞了一场暴动,杀了一个黑人,把南费城西区黑人拥有的房子烧了个干净。同样被烧的还有该区的一座旋转木马,于是后人就把这场暴乱称为“飞马种族暴动(Flying Horse Race Riot)”。几年后,宾州政府取消了给人的选举权。


在前有愤怒暴民,后有无为政府的情况下,废奴主义者做出了一系列在今天看既有智商又有血性的举动。他们先是有条不紊地成立了一个合资企业,并通过销售股权来筹了四万美元(在今天,这叫公益众筹。)暴动发生四年后,在费城市中心的六街和Haines街,废奴主义者愣是盖了一栋富丽堂皇的大楼(说是宫殿更贴切)。他们给这栋楼起名叫“宾夕法尼亚大厅(Pennsylvania Hall)”,还邀请了当时的进步黑人女性来开大会。


如果说废奴主义者发明了“公益众筹”的话,“恐黑”的白人可能就是用脸书召集游行者的鼻祖。他们挨家挨户发传单让市民“采取行动”。等到废奴主义者开大会的那天,超过一万人把宾夕法尼亚大厅团团围住。


废奴主义者淡定地开完一天大会,走之前,他们把大厅的钥匙留给市长,说这地方我们用完了,你看着办吧。市长对外面的一万两千人说,回家吧,人家开完会了。市民们眼睁睁地看着废奴主义者不管黑人白人男女老少肩并肩地走了,心中怨气不知道怎么发泄,干脆推开市长把大厅砸了个遍。仅仅开放了四天的宾夕法尼亚大厅就这样在大火中被夷为平地。



  1. 当然,在抢工作这件事上,别谈爱

如果按照矛盾本质来划分的话,南北战争前的种族矛盾主要发生在南方种植园主和黑人奴隶之间,而19世纪到20世纪的种族矛盾则发生在黑人和白人工人阶层之间。后者涉及资源分配,所以一直到现在也没解决。因为这个原因,在二战期间本该全民一致对外的时候,费城的白人还搞了一场罢工。当时,战时政府为了补充后勤劳力,允许黑人到铁路上工作,这让白人火车司机和工人们非常不满,于是罢了整整六天的工。对此,费城黑人走上街头抗议。他们说:我们都可以开坦克了,干嘛不让我们开电车?


  1. 小插曲:新年游行里给自己画个黑脸惹谁了?

我们之前介绍过,费城人过新年的一大传统是热闹的Mummers Parade。Mummers多数是出自南费城东区的白人蓝领,他们喜欢在演出中涂花脸,扮小丑,也没少在脸上涂墨演黑人。到了1964年,费城市政府为了迎合平权运动,禁止mummers涂黑脸,这样演员们暴跳如雷,就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抗议,有的人也不管政府怎么说,自顾自地涂黑脸,至今也不改。


再看如今《查理周刊》讽刺穆斯林之事,不知道费城人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1. 1964年故事多:当人们脑子里都紧绷着一根弦的时候,有人说白人警察打死了一个黑人孕妇...

1964年的故事还没完,费城近代最混乱,最揪心的种族对峙在同一年发生了。在北费城哥伦比亚大道上,一个名叫布拉德利的黑人妇女不知何故把车停在了路中央,两名警察劝她移动未果,就开始伸手把她往车外拉。这时候,围观的群众以为警察欺负人,就冲上前和警察干架。围观的人越聚越多,后来的人问前面的人怎么回事,前面的人也不知道,就说警察打人了。到最后,故事越传约离奇,那边布拉德利还在车里耗着呢,这边成了“白人警察把一个黑人孕妇揍死了。”
 

因为这条谣言,接下来的两天里北费城成了战场。341受伤,774人被捕,225家商店被砸。今天被费城的破败和这件事不无关系。

事件发生的哥伦比亚大道一蹶不振。20年后,为了纪念当时暴乱中起到平复黑人情绪作用的一位社区领袖,它的名字被换成了“Cecil B. Moore”。(在天普大学学习的同学们,现在你知道这条街名字怎么来的了。)

(图片来源:天普大学图书馆)


  1. 黑豹党在天普大学开了自己的代表大会

看过电影《阿甘正传》的人应该记得“黑豹党”这个组织。在民权运动中,有一部分黑人崇信“枪杆子里出政权”这句话——这里不是笔者的添油加醋,而是他们真有人读《毛选》——他们武装自己,宣传激进的社会改革,并组建了属于自己的政党“The Black Panther Party”。1970年九月,他们在费城天普大学体育场召开了一场全体会议。当局统计与会者有7000人之多,而该党自称参与者达16000人。参加这次大会的人们对在该党号召下团结黑人力量的未来充满信心。可讽刺的是,由于政府不支持和组织内部斗争,这一运动不久后终于偃旗息鼓。




  1. 今天,“黑人的命也是命”还只是一句口号

费城最近的一次种族抗议发生在大学城至市中心之间。去年12月22日,为了表示对麦克·布朗大陪审团不起诉白人警察决议的反对,费城人在三十街火车站、市政厅等地组织“静躺”式抗议。



种族问题弗格森犯罪司法公正
(责任编辑:海华都市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更多故事
请遵守相关的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都市 City

Copyright©2007-2015MetroChines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