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犯罪,重整费城-检察官候选人卡洛斯.维加采访记

0
88

卡洛斯.维加-·多黎各移民的儿子·坎坷的童年经历-·出色的法务人仕。

2021年5月,卡洛斯将在竞选中挑战现任费城检察官拉里.克拉斯纳。作为移民的儿子,他能拿下这个费城法务部门的最高职务吗?童年坎坷,他是怎么达到今天的高度的?带着这些问题,也带着对于费城未来四年的期许,《海华都市报》记者在南费城的一家小店里采访了他。

他个子不高,行动敏捷,言谈间和蔼可亲,但是讨论问题起来严肃而认真。一到店里,他就和边上的两位顾客寒暄了起来。举手投足间没有任何架子,浑身都洋溢着拉丁裔人特有的热情。看着他快人快语的风格,记者就直接开始发问。通过问题,记者想判断下他是不是大家所形容的那种接地气干实事的人。

记者:谢谢你接受采访。能和我们聊聊地方检察官是干什么的吗?它的工作性质是什么?你为什么要参选?

卡洛斯:为什么我要参加竞选?地方检察官是这个城市排名第二的职务,同时也是法务部门的最高职务。我们家来到美国从学英语开始学着做生意。先是在纽约开了一家小杂货店。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也是海洛因毒品泛滥的年代。有很多次我所在的学校被打砸。

我们的店被人持枪打劫。那几年,我一直很担心我们家特别是我母亲的安全。这些其实都是我要参选的原因。

我们一大早六点开门,午夜才打烊。我的父亲四点离开家在一家饭店打工,一直干到凌晨两点。我是家里的长子。每天,我都会帮着妈妈关上店门。因此,我一直关注街头暴力和社区里的各类事件。

卡洛斯沉默了一会儿

我记得我的好朋友染上毒瘾然后走上犯罪道路。要知道,他们本性并不坏,他们只是没有像我这样得到家庭的关爱,没有养成力争上游的习惯。

而在我们家,我这一代都上了大学并且拿到硕士以上的学位。我认为这一切都归功于我的母亲。她作为第一代移民来到这个国家,两手空空连高中文凭都没有。正是因为如此,接受教育在我们家才成为了头等大事。

我母亲是教徒,我们在教会学校长大。当检察官当了35年,我的工作就是代表受害者在法庭上控告犯罪分子。我做这一行就是因为我的出身和背景使我更了解小商业小业主的艰辛。我经手过很多拉丁裔社区杂货店的谋杀案,见过店主被杀店员被抢。我也经手过亚裔社区的案子。我记得有一个案子是一家韩国店,他们(犯罪分子)杀害了那家的侄子。庭审过后,那家人离开了美国!他们不愿意再留在美国这个伤心地了!

说到这里,卡洛斯扬起头,显出刚强的神态

我们,我们这些拉丁裔、亚裔移民,我们在没有人愿意开展商业经营的地区开店。我们为社区的民众提供他们生活必需的牛奶、面包;很多情况下,当地居民没有车没法子去到远一点的超市购物,我们为他们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生活资源。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一点。他们没有意识到我们也必需受到合法的保护。而我从小在街边小店里长大,对此深有体会。在犯罪分子烧毁街边小店的时候,他们非但毁了新移民家庭的梦想,也伤害了自己的社区。

作为移民,我们来到这个国家任劳任怨地工作,我们的目的是为了让下一代过上更好的生活。在这一点上,我和亚裔社区感同身受。我参加下一任检察官竞选的原因很简单:我看到了我们的城市受够了暴力;看到有人以暴力对付亚裔;但没有人来为此大声疾呼。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参选的原因。

记者:有很多人,特别是第一代新移民不知道警察和检察官的区别。这两个职位是一回事吗?还是不是一回事?

卡洛斯:是两回事。警察是你在街上看到的巡逻的人,他们关注社区,回应大家的诉求。对抢劫、偷盗这类的事件进行执法。他们在大街上工作,但是他们并不是精通法律的专业人士。在嫌犯被逮捕之后,案子会被送到地方检察官这里。

记者:这检察官就是你现在要竞选的职位。

卡洛斯: 对,我就在竞选这个职位。我们和警方通力协作。同时,我们也培训警方如何更好地行使职权。如果你被劫了,警察也拘捕了嫌犯。这时候一定要等到检察官起诉了嫌犯之后案子才进入程序。很多人不知道这一点。

说到这里,卡洛斯的神情严肃起来

根据法律,嫌犯有权保持沉默,有权请律师,有权有陪审团。律师可以代表嫌犯回应法庭询问的问题。但是在你被打劫了之后,你有什么?你什么都没有。你有的就是地方检察官,比如,我。我走进法庭来告诉法官发生了什么,哪里出了问题,我们希望得到公平审理,我们希望得到赔偿。如果他们(嫌犯)放火烧了你的店,他们就应该作出赔偿。

当然,有些损失是经济手段无法赔偿的,比如强奸和凶杀案。 这类案件就需要把坏人监禁起来。我们的城市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检察官来释放正确的信息:我们的社区必须得到安全保障,我们的商业企业必须得到安全保障。

记者:好的,那根据你的回答,逮捕嫌犯是警察的职责。起诉嫌犯就是检察官的职责。那么,如果检察官工作不给力会造成什么后果?

卡洛斯:检察官不给力?好吧,嫌犯被释放。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教育我们的孩子,万事皆有因果。如果你做了好事,会有好的结果。如果你做了坏事,会有坏的后果。检察官不给力的直接后果就是我们的城市会充斥着混乱和暴力。这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情况,四年前,我们没有见过这样的谋杀率;我们也没有见过这么高的暴力犯罪。

卡洛斯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手机上的信息

让我们用数据说话吧:从1月1日到 12月31日,我们有48起枪击案,85起持枪抢劫,131起严重攻击,233起涉枪逮捕。一共497起案例。在这497起案例中,现任检察官对其中的350件撤销了起诉。也就是说他放过了70%的案例。麻烦他告诉我,这350人犯了罪,然后呢?然后他们拍拍手啥事没有就回家了。现任的这位检察官实在是弱不经风。想一想,85起持枪抢劫,他对其中的63起撤销了起诉。请告诉我这样的检察官在做什么?

记者:这样的数据令人惊讶。卡洛斯,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家庭背景吗?我们知道你来自移民家庭,能告诉我们你老家在哪儿吗?你在哪儿长大?你对费城熟悉吗?你在这儿多久了?

卡洛斯:我们家从波多黎各来。法律上是美国属地。不过,我们的母语是西班牙语。来的时候根本不会说英语,所以,我们就是移民家庭背景。我记得我母亲和我说过,她来的时候是12月寒冬腊月。波多黎各处于热带,根本没有冬天。所以,她到了美国之后,买了件厚衣服,领了社安卡,在工厂里找了份工作,然后就攒钱想着把她母亲接过来。她母亲来了以后,她俩都在工厂打工再把我姨接过来。我四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了,母亲改嫁,然后开了个小店。家里有个小店,家人都在店里打工,大家轮流三班倒。夏天的时候,我陪着我母亲,我父亲在饭店打工。我母亲干的不错,开了第二个店,不过在我快进大学的时候,母亲又离婚了,然后独自经营小店就比较困难,她就把店卖了。然后在纽约南布朗士区的地铁站里摆了个小摊。

我在大学的时候,早上4点起来帮助母亲出摊,帮她看着摊子一直到早上8点,然后去上学。放学后,在一家鞋店帮忙一直到晚上9点。一周七天都是如此,一直坚持了4年。

我睡眠时间很少,努力学习。后来,我被几家法学院录取,进了波士顿法学院。总的来讲,在我们家里,一直有着很强的敬业精神。1982年,我来到费城。后来的阮代尔州长当时是费城地方检察官,他聘用了我。在这个行业里我干了35年。

来费城5年后,我进入了凶杀组。我是费城乃至于整个宾夕法尼亚州凶杀案组的第一个拉丁裔检察官。处理过很多大案要案。如果你在网上搜的话,现在还可以找到不少案例。

一大段描述之后,卡洛斯抿了一口咖啡,聊到了他的家庭和兼职,言谈间充满了自豪

我有三个孩子,一个在爱尔兰,两个在费城。我女儿现在24岁,最小的孩子17岁,最大的29了。我想要我的孩子也像我一样接受高等教育。所以,在过去的15年我还在UPS兼职打工。要知道,担任公职并不能赚很多钱。白天我处理凶杀案。晚上,我在奥利根大街装车发货。(笑声)

很多人问我是怎么做到这些的。工作这么忙,两份工作,还要坚持起诉而且赢这些案子。我的回答很简单:这就是第一代移民的故事。你全力以赴做好你必须做好的工作,不抱怨,不回避。这一切是为了让下一代接受更好的教育。就像当年我母亲做到的那样。

记者:太棒了!卡洛斯,能告诉我你认为我们这座城市最需要什么吗?这座城市去年和今年经历了很多困难,现在我们最需要什么?最需要改变的是什么?

卡洛斯:我们需要改变。长期和短期的改变。我们需要良好的治安和有效的改革。我们的社会并不完美。我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也会有各种挑战。这就是现实。然而,你必须回应这些挑战。我希望看到的改革是解决吸毒和无家可归人员的有效的改革。很多人本质并不坏,他/她们也同样为人子,为人母。但他/她们因为毒瘾上身而铤而走险。我们需要有效的项目来解决这些问题。

另一个问题就是非法枪支泛滥和暴力犯罪的问题。这是必须得到关注的问题。我们必须严格执法,检察官必须行使其职责。现在的状况是,检察官和警察部门争吵,和美国司法部争吵。这真的不能让人接受。

我认为能改善城市安全和促进商业发展的唯一方法是大家携手合作。不是与人为敌。我不一定喜欢你,但是我必须与你携手合作。我愿意和联邦政府合作,我愿意和州政府合作,我从他们那里得到资金,我们必须完成我们的使命。

同时,我也深信暴力会导致贫困。暴力事件一旦增加,民众会选择搬家。暴力事件一旦增加,商业设施和企业会选择撤离。然后呢?然后就是贫困率的直线上升。所以,我的使命就是让你的安全得到保障,然后大家才能合作共荣。

记者:好的,那如果你赢得这次选举的话你有一个目标吗?你有没有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来实现你的目标。

卡洛斯:我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大大增加检察官办公室的工作透明度。你还记得几年前的那个案子吗?那个亚裔受害人被人用AK-47打死。这简直闻所未闻!在以前,如果你是刑事案的受害者,我会告诉你法庭程序上的每一个步骤。我会让你在法庭上的声音能被听到。我是为你服务的,所以我的工作流程对你来说完全是透明的。第二步,我必须修复这几年来被破坏的市府各部门之间的关系。我必须改善、协调各个部门间的运作。我必须把我们的警察介绍给社区,让他们能够携手通力合作。最后,我必须培训我的检察官们。在目前,根据我看到的状况,他们在一个个地把手上的案子撤诉。我必须说现在的这些检察官并没有得到适当的培训。我当年得到了系统的培训,我是一个很优秀的律师。但是现在,他们做的远远不够。

记者:谢谢回答。事实上这个回答把我带入了我的下一个问题:你和你的竞选对手(现任检察官拉里.卡拉斯纳)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卡洛斯:我和他之间的不同是人和人之间的不同。现实就是这样,当你足够富有的时候,你就不容易成为犯罪行为的受害者。即使发生,受害机率也很小。是像我这样的人——在小店里打工的人,坐地铁上下班的人,我们这样的人才更容易成为犯罪行为的受害者。对他来说,做个夸夸其谈的演讲很容易。但是让他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一个普通劳动者的生活并不容易。

我对检察官的工作充满热情。我对那些有毒瘾的人也充满同情。他们并不是坏人,是缺乏应有的机会使他们走上了歧路。同样的,没有人天生就愿意做妓女。我会为这些人设置专门项目。因为,他/她们一样也是爹妈生爹妈养大的。我有个女儿,我可以从父亲的角度设想一个女儿应该希望得到怎样的帮助。

作为一名检察官,我干了一辈子了。如果当年选择当辩方律师的话我可以赚比现在多得多的钱。但是我选择我现在的工作因为我愿意成为为受害者发声的人。我在UPS兼职了15年来坚持我的选择。所以,我坚信我适合参选,而且我适合成为下一任费城地方检察官。作为地方检察官,你必须提出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案。你可能很会说漂亮话,但是是否能拿出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案是另一回事。

我能拿出解决方案。我愿意倾听社区的声音。我坚信一个真正的领导者应该是一个足够强大也足够谦卑的人。这个强大而谦卑的人应该能够说:我并不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但我希望倾听你的声音。

记者:确实,一个真正的领导者必须作出艰难的决定。有时候,这些决定很难做,但是,作为领导者你必须做,这就是现实。我的下一个问题是:你明确表示过你认为改革和安全须同时到来。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什么叫做改革和安全必须同时到来?

卡洛斯:就如同我先前所讲的那样:我们有解决枪支暴力问题的专门项目。我们在和某些社区沟通的时候会观察是否有可能存在问题。我们会召集社区人士、神职人员、商务人士来和一些有问题的人员进行沟通。我们会为他们提供机会。我们会告诉他们好好利用这些好的机会改善自己的生活,摒弃暴力。如果你们不好好利用这些机会,你们在犯事的时候就会被起诉。面对毒瘾、无家可归和精神疾病人员问题的时候我们也应该直面挑战。我们和某些行业工会有过联络。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上大学。我和水管工、电工这类工种的行业协会有过接洽。要知道,在有工会的行业里,每小时可以挣到75美元。而在某些情况下,即使有犯罪记录的人也可以得到这样有保障的工作。有这样的工资加上退休金和各类保险,可以让你可以过上体面的生活。所以,别去卖毒品,别去偷东西,好好得生活。这就是我说的改革和安全必须同时到来。我们会为大家带来机会和未来。

我会重新培训警察,因为我们需要警察。有些人说警察虐待我们。我明白这个意思。警察们需要更好的培训。我自己会参与对他们的培训。而且,我会介绍法官和社区人士参与其中。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目前的警察很多时候是待在警车里,而我需要他们走出警车,走进社区,向大家自我介绍说我是某某某。比如说在这个饭店里。有多少警察是到这里来吃饭的?我母亲当年开店的时候,警察就在她店里吃饭。他们彼此认识,相处融洽。如果警察在这里吃饭,他们就会认识这里的服务员。这样的话,社区的人就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警察。他们会把警察当成他们的一员。

记者:费城号称是“邻里之城”,在本地有很多小商业小商埠。你想对这些小业主说些什么吗?想对这里的从业人员说些什么吗?

我们知道像洗衣店这样的小商家为附近住家提供了重要的服务。要知道,不是每家每户都有洗衣机和烘干机的。我想对他们说:我们需要你们!我明白我必须保护你们免遭暴力和其他犯罪行为的困扰。拿亚裔来说,有时他们被攻击是因为他们和本地人长得不一样,说的语言不一样。拿我自己来说,有时我跑到一些社区会发现我在那里并不受欢迎。原因就是我长得不一样。 我的名字也不一样。我的名字是卡洛斯.莫德多斯.维加。听上去,这不是个美国名字。(笑声)名字不一样有时候会让我感到困扰,我会想到他们会不会歧视我的孩子。

看着小商家小业主,我在他们身上看到我父母的影子。我喜欢和他们聊天。我的衬衫都是在洗衣店里洗的。(笑声)我和他们很熟。他们为我服务,我为他们提供收入。他们当然应该被保护。

当我看到附近商家被歹徒纵火焚烧的时候,我会想到我的家人。我母亲开的店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她亲手采购亲手布置的。她没有保险。如果这一切发生在她身上的话她会绝望的。记得在阿罗明哥大道上的那家沃尔玛被打劫点火焚烧的事吗?知道吗,那里的民众想着要搬家。想一想那些商家为当地居民提供的工作机会和服务。想一想我们现在所在的这家店为社区提供的机会和服务。这家店不单单提供了服务员、厨师、店面经理这样的职位。它还提供了各类食物,各类米饭、菜肴和茶点。我明白这些因为小时候我在店里长大,也就是在社区里长大。有时候,当我在某个街区走过的时候我会想到:这个位置真不错,在这里开店是个好主意!而我们现在的地方检察官在不差钱的环境里长大。他和我们不是一路人,不理解生活的艰辛。

我一直认为:那个亚马逊的老板身价上亿,但是,是那些装车发货的人们使他富可敌国。然而,没有人想着这些辛苦的打工仔。社区里的饭店有一个链式反应。如果饭店倒闭了,提供蔬菜肉类原材料的供货商也得另找门路。饭店在运营,种菜的能赚钱,装车发货的能赚钱,所有的行业都因为这个饭店而有机得链接起来。其实,我们之间是一个共存共生的关系,没有人可以被单独地隔开。

记者:是这样,不过,费城是美国最穷困的城市之一。我们知道,城区的贫困人口达到23.3%。你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贫困呢?你会如何改善警民关系?你认为警察有暴力执法的问题吗?

听到这个问题,卡洛斯的神情严肃起来

卡洛斯:确有其事!我自己就曾经把不当执法的警察送进监狱。因为他们违规开枪杀人。2017年,有凶杀组警探的女友杀人,而他隐匿了证据。我起诉过警察。要明白有好的警察也有不好的警察。不好的警察必须受到惩处。我知道有法官因为违法而服刑。有律师因违法而服刑。犯罪的是人,而不是他们所从事的职业。有没有一些社区觉得他们缺乏关注?有的!如同我先前所说,警察应该从警车里走出来,应该和民众聊天,他们需要知道你是谁。我会让警察接受培训。给你两个例子:在南费城,有一个警局领导让他队里的警察各自拍照做成一副棒球扑克。能收集齐这些照片并拼成一整副扑克的孩子把扑克送到警局就可以得到玩具作为奖品。为了玩具,孩子们都争相跑到警局认识警察。这是一个很好的让警民融洽相处的办法。这个警局领导是意大利裔。在拉丁裔社区有一个波多黎各裔的警局领导,在圣诞节期间他买了火鸡和冬衣送到了社区。社区的人不再把警察当外人,因为他们看到了警察送来的礼物。他们知道警察是他们中的一员。这两个例子都是警察自发在做的事。我们并没有强行要求他们这么做。但是他们做的很好。

记者:那你怎么看待《行人截停临检法案》(pedestrian stop – and – frisks)?

卡洛斯:这条法案的问题是:在几个大城市,包括费城,这条法案是非法的。有些人认为这条法案对于阻止犯罪管用,但是,它是非法的。警察的行为本身必须合法。我知道有些社区希望这条法案回归使用,但是,在州长或者市长宣布这条法案合法之前,我不能使用这条法案,因为这侵害了个人的权利。

记者:过去是合法的。在纽约和费城曾经是被接受的。

卡洛斯:它曾经被接受。不过,即使没有这条法案,警察有合理理由和合理怀疑的话仍然可以盘问那些他们认为可疑的人。举个例子,你凌晨2点盯着一辆车底下看个不停。你的行为让你很可疑。在这种情况下,警察有理由盘问你以阻止可能发生的犯罪行为。所以,警察并不需要《行人截停临检法案》,他们只需要合理理由和合理怀疑就可以采取行动。

记者:我来了就是要提问的。有些问题可能回答起来有些棘手。

卡洛斯:没问题,没问题,这也不算棘手的问题。老实说,我有一次在一个非裔社区,社区居民就明白了和我说他们希望有《行人截停临检法案》。有人说这是针对非裔的,可你想想,有非裔居民就要求我们执行这条法案。媒体不会报道,这样做也许不好看。不过,你想想,87%的凶杀案受害者都来自于非裔社区,12%来自于拉丁裔。他们是暴力事件最大的受害者。

我明白你提起的这条法规,我也明白纽约发生的事情,我就来自纽约(笑声)。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不能知法犯法,作为检察官,我必须合法地做事。

记者:你来自移民家庭,想对我们的移民读者说些什么吗?对于亚裔社区,对于守法民众,你有什么持续性的政策来支持他们和他们的社区?

卡洛斯:对于亚裔民众和所有移民我想说:美国就是个民族大熔炉。正是因为各族移民的到来才使得这个国家如此出色。我们来到的时候都是饥肠辘辘的。正是这种饥饿使我们努力上进、渴望成功。我和我的母亲都是怀着这种饥饿感来到这里,我们要让这个美丽的美国梦延续下去。我们想成为她的一部分,即使他们不把我当做美国人(笑声)。其实,我是美国人。正是我们这些各族民众才使得这个国家份外的美丽。我想告诉你们,你们有个朋友,这个朋友知道你们的艰辛和不易,让这个朋友来帮助你们保护你们吧。

记者:如果你这次没选上你会干什么呢?现在,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告诉我如果落选了你会去干什么?

卡洛斯:我很走运,我有公务员退休金,还有UPS退休金,我的投资也很成功。直白说就是我一大早醒来,不用干活也有钱拿。(笑声)但是,我是法学出身。我一直愿意为普通民众发声。如果这次不能赢的话也许我会执业做婚姻法、抚养权这方面的案子。所以,如果我不赢,我也不会就此消失,在费城很多年了。不干检察官的话,我就作为律师自主开业。我也有可能去教书。我酷爱历史,也乐意去教那些年轻人。等到他们长大上了高中了再关注教育也许太迟。我乐意去教那些和我一样有类似移民背景的孩子。我会让他们为自己的文化和背景感到骄傲,为自己生活在美利坚感到骄傲。我老和孩子们说,如果你忘记了自己本民族语言和独特的美食,你就会怅然有失。在我们家,我们还是吃我们传统的波多黎各美食。

记者:这就是最棒的。自家的食物肯定是最棒的。

卡洛斯:对啊,忘记自家美食你就忘记了自家的文化和传统。我们拥有美国梦,不过我们永远应该为我们的本民族和自家传统感到骄傲。因为那是我父母来的地方。我很开心我有今天的成就不过我也珍惜我来时的路。无论选举结果怎样,我都很感恩,因为我和我的家人都很健康。我母亲今年93岁了,我要她活到100岁。她说她试试(笑声)。我很感恩我精力充沛而且一直保有进取心。如果我选不上的话我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像我母亲说的那样:失败了就爬起来,直面现实。

记者:嗯,真棒!那你需要我们为你做些什么?我们应该怎样来支持你?

卡洛斯:我希望从亚裔社区得到的支持很简单。第一,如果你有投票权的话,投票!我需要你站出来投票!这次选举将会影响你今后四年的生活。你也许会象过去四年那样过着毫无安全感的生活,但是如果你选择我,我会直面问题,解决问题,让我们重新拥有安全和快乐,让这个城市充满勃勃生机。

第二,我想让你们和你们的邻居把我的竞选旗帜和宣传品挂出来。我想让每一个洗衣店每一户商家都把我的名字挂出来(笑声)。让大家知道,这个人姓Vega,就选他!

还有就是,目前的检察官,我的对手,有着来自加州和纽约大财团的财政支持。他们不住在这儿,他们住在铁门紧锁的豪华社区。他们嘴上说话漂亮但对本地情况一无所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社区可以为我的竞选捐款。我需要做广告,我需要让大家知道我的理念。我知道在疫情期间这真的不容易。但是我想说,有很多人给了我小额捐款。有些人就捐了25美元、10美元。要知道,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不少钱。也正是这些小额捐款让我非常感动。不过最重要的就是,请出来投票,真的不能待在家里,不能以为事不关己。认准这个名字,名字很短很简单,就是Vega.请记住,我就来自你们中间,我就是你们的一员!

记者:谢谢你的回答。我喜欢这样直接了当的沟通。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如果你当选的话,你要做的第一、第二、第三件事是什么?在你现在的计划表上的排首选的是哪三件事?

卡洛斯:第一件事就是让检察官办公室的工作流程透明化。我们是代表受害者为他们发声的人。第二件事,让警方和社区广泛携手合作,共同处理问题。第三就是让我们的律师和法务代表人员得到更好的培训,让他们能更好地为民众服务。

记者:谢谢你。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卡洛斯:谢谢你,很高兴接受你的采访。要知道我的回答都是我内心想说的话。相信你能看出来我不是个职业政客,我喜欢有话直说,说大白话。但是作为一个普通费城市民,作为一个父亲,看到在过去四年发生的事情我真的看不下去了。今年,去年,还有前年,每次有父母接到电话得知自己的孩子被杀之后这种痛苦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已经有了138起谋杀案件了,如果这种状态不停止,可能会有600起。想一想,600条人命!这是在阿富汗吗?如果在阿富汗有600个士兵阵亡的话,我们的将军也许会说:撤退!马上撤退!这里是美国,这里是费城,我们无法接受600个年轻的生命的逝去,我不能安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说就随他去吧。

要赢得选举并不容易,有人说我疯了。(笑声)不过,要知道民主党不认同他(现任检察官),市议会的人不回应,工会不认同他,这本身就已经说明问题了。有人怕他,因为他有大财团的支持。不过,我在街头的时候很多人跑来和我握手对我说谢谢,他们说谢谢你努力参加竞选。这些人就是我努力的源泉。

整个采访持续45分钟。采访期间边上的民众过来一个个地和卡洛斯握手寒暄;服务员也围上来合影留念。现场气氛温馨而质朴。卡洛斯没有回避任何问题,也没有给出任何模凌两可的答案。他喜欢用短句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并且在言语激昂的时候用肢体动作表达自己的情绪。在谈到严肃问题的时候,他的眉宇间露出坚定和刚强。能看得出来,这是个聪明而认真的人,是个有孩子气的接地气的人。

在选择民选官员的时候,我们需要他们实干而接地气,我们需要他们深度了解本地的情况。我们不需要充满理想但只会夸夸其谈的政客,我们更不需要只会煽动族群纷争和推卸责任的伪君子。

费城人,拿好你手中的选票,在五月为自己选出一个正确的未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