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大游行之后,我们该怎么办?

0
23
游行现场3

3月28日,阴霾的天空下着阵雨。一批一批的人流从四面八方涌入市中心。费城的华人在2016年挺梁大游行后再次集结。华人们在一起为3月20日在亚特兰大枪击案中逝去的生命默哀,也对越来越差的治安表达不满。从去年以来,各大城市治安越来越混乱,很多暴力行为都针对着一个族群—亚裔。

游行现场

我们的店被砸,我们的财产被劫,我们的钱包被抢,我们的生命都在受着威胁。

大雨滂沱,悲怆而激烈,呼号中的泪水和雨水打成了一片。在集会讲话和游行后, 留下更多的是思考。作为所谓的模范少数族裔,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该如何生活?我们该如何在美国社会中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

想了想,还是用直白的方式来引入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们要不要游行?

先用大白话来做个场景描述:
在一辆拥挤的公交车上,各个族裔的乘客挤在一起,空间只有这么多。车启动了,隔壁黑大哥一下子压到你脚了。

你心里嘀咕:我这是要和他说呐还是不要和他说呐?他看着又高又壮,我和他说了会不会被他暴打?再说,我指责了他会不会有人说我借着机会拍边上白大哥马屁,借着机会埋汰少数族裔呢?算了,作为模范少数族裔,咱还是忍了吧。

过了一会,一个急刹车,边上白大哥没拉住把手,一下子失去重心,重重的撞在你身上。

你被撞了个头晕目眩,身上鼓起俩青包。心里又犯起了嘀咕:我这是要说他吗?他不单身高体壮而且周边的乘客大部分都是白人,我说他了会不会被群殴?还有啊,我说了他,会不会被他们白人说成是想要团结黑人少数族裔一起要造反呢?算了,咱当好人,还是认了吧。

又过了一会,车辆到站了。你发现你无论如何都挤不到出口。边上的各路大哥大姐无论是白的、黑的或者拉丁裔都视你为无物。肘击、脚踩、推搡,你好不容易最后一个下了车却发现自己钱包被偷,丢了一只鞋,身上多了五个青包,眼角开裂,鼻血直流…

当然,这个情景假设有一些夸张。但是我们华裔在美国很多年来的处境不就是这样吗?我们辛勤工作、谨小慎微,我们严于律己、奉公守法。我们有很多的家训祖训来背书我们这种做法:“怒上心头,一忍最高。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我们给人家留下的印象就是这样的一类人。在受到欺负的时候,我们不是想着发声而是先计算得失,考虑各种情景假设,照顾他人想法。到最后,讨好了所有人,惹恼了自己。

你在公交车上被黑白大哥欺负了又不敢做声的样子,大家嘴上不说,眼睛都看着呐。碰到社会资源分配的问题,大家都知道无论怎么虐你你都是那个打死了都不开口的老好人,那就成全了你,给你发个好人卡吧。反正大家都需要资源。在都满足了资源配给达到需求之后,再来想到社会公益道德形象或者政府公关。

那我再来问你一遍:我们要不要游行?
这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第二个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发声?应该向着哪一边?

这个问题争议很多。当前的美国社会族群撕裂,经济停滞。国际上面临中国崛起,各路政客相互拆台,一大堆该做的事没有做但是彼此间的吵架从来没有停止过。

我们能不能用更朴实的语言来诠释一下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本身是不是想搞清楚:我们该怎么说话?我们该认谁做大哥

从朴实的话语,我们就发现问题本身就已经把自己放在小弟的地位了。大哥们彼此不爽,我们作为小弟应该跟哪一边走?我们应该是跟着当打手还是做吐槽的,应该能分到骨头还是喝到汤?我们应该怎样来预防失败或者说把损失最小化?

美国社会这些年来的分裂,简单一点说就是支持Black life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和支持Law and order(法律与秩序)的两大观念的冲突。一般来说,民主党支持Black life matter;共和党支持Law and order。民主党支持者来自大城市,共和党支持者来自郊区。民主党支持者来自各个阶层,共和党支持者是白人中产。民主党自称Liberal自由派;共和党自称Conservative保守派。民主党认为现有的法律和秩序对少数族裔不公,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大政府来纠正很多做法;共和党认为现有的法律和秩序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社会生活牵一发而动全身,在作出社会秩序修改的时候必须小心。

Black life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

Black life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的目标是创造一个更公平的兼顾各族群权益的清平世界。但是到目前为止,它从来没有也不应该说出Only Black life matter(只有黑人的命是命)。要达到Black life matter所要求的社会生态的改变,只有依靠Law and order(法律与秩序)。如果没有法律没有秩序,我们将生活在蛮荒时代。法律并不完美,所以我们要修订法律。但是一旦有了法律,我们要遵守它,执行它。Black life matter和Law and order这两者一个是目标,一个是手段,并不是彼此对立非黑即白的选择!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有些政客拉起虎皮煽动族群对立,用一个拉帮结伙群殴的状态来为自己谋取利益。同样,如果自动就把自己归位到任何一方给别人当小弟,也就是看矮了自己,最后,让自己成为那个谁都可以上来踩一脚的老好人。

我们反对歧视和暴力,尤其是要反对针对亚裔的歧视和暴力。只要有这些歧视和暴力的存在,无论始作俑者是谁,都是我们反对的目标。公交车上别人压了我脚了,我就得说出来。无论你是谁。用老美的那句话来说,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 (见到啥事就得说出来). 如果再有人问你Who do you support?你支持谁?Do you support Black life matter是否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或者Do you support Law and order是否支持法律与秩序?你能不能响亮的回答:We don’t want to be marginalized 我们不愿意被边缘化!We don’t want to be forced topick a side! 我们不愿意被迫选边站!What can you do for us?你能为我们做什么?What can you do to secure our safety?你如何来保障我们的安全?

无论跟着哪个大哥,你能分到的都只能是骨头和汤。

 

第三个问题:我们应该怎样来面对政府?

很多年前,在某中文报纸上曾经有过这样一则报道:华埠社团领袖宴请市长,赠送了一块匾额,上面写了四个大字:爱民如子。

我晕了半晌,不明白这样的清宫剧是怎样穿越时空来到北美政坛的。我也不清楚应该怎样通过文化背景的描述来向美国人翻译这四个字的意思。传统文化中的皇上圣明?官场上的青天大老爷?还是杨乃武小白菜中的民要告官先已有罪的要滚钉板的桥段?

来美的华一代,身上浸透的是儒家文化的血液,这种君臣父子的阶层之分已经根植在我们身体里,使得我们在面对各级官员的时候只会点头哈腰甚至于曲意逢迎。亚裔温良恭俭让的文化传统让我们一次次的在美利坚的土地上碰壁!

我们真的错了!

美国三权分立的政府架构是各管各事:你开车闯红灯吃了罚单。给你罚单的部门属于执行部门,它认为你违法了,你必需付罚单或者向交通法庭呈述理由。交通法庭属于司法仲裁,它可以听取你的理由,作出裁决。你如果觉得在这个路口架设红绿灯不合理,你应该向当地的立法部门呈情,告诉他们这个红绿灯给你造成了多少不便以及如何改进。立法部门的官员属于民选官员,他们有责任回应民众的诉求。警察属于执法部门,在发现违法行为的时候只管执法。所以,不要和执法官员对抗,配合他们执法。但在面对民选官员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把我们的诉求表达出来。

那是不是美国有民主,民主就能解决问题?选票是最大的力量呢?

这样的回答也不全对。

民选官员都有渠道接触到各类数据。比如:我的辖区内有多少人吸过毒;或者,我的辖区内有多少人是高收入。知道了这些数据之后,他们往往会根据大部分人的胃口设计出自己的竞选纲领。如果我辖区内大部分人都吸毒,我就会说毒品可以合法化。如果我这里的居民大多高收入,我就应该支持给富人减税。换句话说,我只关注我能否赢得选举。至于政策的延续性、有效性、可操作性,是否会造成新的长期的问题,这都不是我所关心的。如果有必要,我还可以挑动族群对立和身份政治。只要你是亚裔非裔,你就一定得支持少数族裔和LGBT和我们一起去挑战白人社会。只要你一讲法律与秩序,你就肯定反对黑人的命也是命的运动。这种做法,只能造成一些地区越来越差。社交媒体的广泛使用,更加剧了社会的对立。民主是有可能造成烂政府和无能官员的!

那应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不这么简单。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美国的民主不是靠我们当小弟,做顺民做出来的。美国民主的有效性是靠你我呛声、呼喊、打拼出来的。如果认为别人做的不对,你就指出来;哪怕这个人是某一级别的官员。这种勇敢不单单是一份勇气,更是一份社会责任。我们这次走出来就是承担了一份社会责任。如果你不出来,你就是把话语权让给了别人。

我们也不应该担心自己成为两派中哪边都不投靠的那一批人。相反,我们的少数族裔地位正好给了我们和别人不一样的长相和文化背景。与其投靠别人,我们还不如坚持自己的理念,让自己成为两边都来拉拢争相讨好的有价值的人!

回到第三个问题:我们怎样来面对政府?

面对执法官员:我们尊重他们的执法,我们检视他们的行为。我们要熟知我们的权利。如果我们发现他们的执法存在问题,我们应该留记录以备用。

面对民选官员:我们要记住他们不是我们的老爹。既然是民选的,就必需代表我们的权益。民选官员的行为必需有益于所在辖区的长期发展。他们必需务实,必需促进族群团结,必需发展经济,必需创造就业。他们的职责是寻找解决方案而不是制造出更多的争议,不是鼓励大家沉浸于街头政治,更不是寻找机会拉一派打一派为自己寻找更多的政治资本。所以,好的民选官员真的不是容易做到的。

整理一下思路。

我们应该学习法律。要知道,加强自身合法自卫能力与促进社会族群和谐并不矛盾。合法的游行示威也和改善社区治安目标一致。我们参与政府,不是简单地顺从政府。我们自身就是政府的一份子,而不是安于被管理被统治的棋子。

我们应该明白。我们游行是为了引起媒体关注,让更多人的听到我们的声音。游行是我们达到目的的手段之一。但是在游行之后,我们非但要把我们的要求逐条罗列、整理,而且要寻求适当的途径来实现它。游行之后,我们有更多,更复杂的工作要做。我们必需要有自己的组织,有各方面的专业人才,有强大的公关团队,更要有一颗奔腾向前的心。

这次游行引起主流媒体的关注度已经远远高于2016年的挺梁。

现在华人的境遇和经济地位也高于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

全力溶入,不当弃子!

2020年3月31日,费城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