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城涉枪案逮捕速度创历史新高,但在检察官 克拉斯纳的领导下,定罪率不升反降

根据《费城问询报》对警方数据和八年以来法院诉讼的分析,在2021年,警方对非法持枪案例的逮捕速度是2017年的三倍。按照这一速度,警方将多做出三千例逮捕。这是有史以来最高的数字。

0
24
枪支案

作者:九歌
据《费城问询报》2021年3月30日克里斯·帕尔默等联合报道编译整理

费城的涉枪暴力案激增至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目前的两种趋势令人担心:一方面,数以千计的人因非法携枪而被捕。但另一方面,他们被法庭定罪的可能性却下降了近四分之一。
这一难题在费城警察局和地方检察官之间引发了一场辩论。辩论涉及如何阻止非法枪支在城区街道上的流动,以及如何最终减少那些持枪者的暴力行为。
根据《费城问询报》对警方数据和八年以来法院诉讼的分析,在2021年,警方对非法持枪案例的逮捕速度是2017年的三倍。按照这一速度,警方将多做出三千例逮捕。这是有史以来最高的数字。

 

非法拥枪逮捕案例激增的脚步

费城警方目前平均每天因非法携枪而做出9次逮捕。平均而言,这一数字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多。今年以来被逮捕的人数也超过了3000人。然而,被指控非法携枪的人被法庭定罪的机率却从2017年的63%下降到两年后的49%。
直白地说:往天空抛一枚硬币得出的正反面的概率各为50%。而如今在费城的大街上非法携枪被定罪的可能性低于这种可能。
宾夕法尼亚州有一部《统一枪支管理条例》(UFA)。违反这一条例被称为VUFA(Violation of Uniform Firearms Act) 这一条例的范畴包括很多非法行为。从非暴力的非法携带无证武器,到因为先前的罪行被禁止拥有枪支,到可能导致多年监禁的重罪。这些罪名都在这一范畴之内。长期以来,警察一直认为以《统一枪支管理条例》(UFA)为准则实施逮捕对于减少犯罪至关重要,因为这样做可以有效遏制犯罪。
警察局长丹纳丽·奥特劳Danielle Outlaw表示,费城的刑事司法系统已成为枪支惯犯的“旋转门”。这一“旋转门”使更多的人可以携带着武器在街上遛弯而无需担心被捕。
尽管她拒绝把矛头指向她在费城执法部门的最高合伙人—–地方检察官拉里·克拉斯纳(Larry Krasner),但奥特劳局长仍回应了这一点,《问询报》的分析也表明了这一点——在克拉斯纳Krasner 2018年1月宣誓就职后,费城因非法携枪而被抓捕的定罪率下降了。
这位局长说:“坦率地讲,如果非法携枪不会引起明确的后果和制裁,就没有理由阻止人们非法携枪。”
在美国,逮捕嫌疑犯是警察的职责。起诉嫌疑犯是地方检察官的职责

奥特劳

费城警察局长丹纳丽·奥特劳Danielle Outlaw
在2021年1月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涉枪定罪率降低

费城地方检察官克拉斯纳把定罪率下降的部分原因归咎于警方提交的证据太弱,不足以定罪;另一部分原因则是证人未出庭接受传唤而导致法官弃案的情况增加造成的。
检察官克拉斯纳说,自从费城警局就违反宪法的“行人截停临检”(pedestrian stop-and-frisks)和解了民事诉讼以来,警察们不断地发现他们在截停来往车辆时发现枪支的情况。他说,如果有多人在车上并且每个人都否认他/她拥有该武器,这些案件就很难被提起诉讼。
“行人截停临检”(pedestrian stop-and-frisks)允许警察根据主观怀疑截停并且盘问可疑行人和车辆。目前在很多大城市该条例被废除
检察官克拉斯纳认为,尽管对非暴力的违反《统一枪支管理条例》(VUFA)的指控有所下降,大多数仅因为拥有枪支而被逮捕的人并未因为新的涉枪犯罪而被捕。与之相比,他更关注如何迅速而公平地审判那些使用枪支伤害他人的人。
他说:在枪击纪录上升之际,在大多数案件仍还没有得以解决的情况下,我们基本上是在处理分流问题,我们必须对优先次序保持理性。

克拉斯纳地方检察官拉里·克拉斯纳
在2021年2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讲话

 

克拉斯纳在一场有争议的连任竞选中表示,该市的重点应该放在其他问题上,比如,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是这些问题驱使人们拿起了枪支。这些问题包括学校资金不足,政府对贫困社区疏于管理,以及针对穷人、黑人、和有色人种的臃肿的的司法系统。
“如果我们都将注意力集中在让拥枪者花时间查看有关定罪率的数据这样一个议题上,我们将错过任何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案。” 地方检察官克拉斯纳说。 “是的,执法只是整个故事的一小部分。 而故事的主要部分应该是这座城市长期以来在预防社区犯罪方面的失败。 那才是我们要重视的部分。”
在充斥着枪支的城市中,这种公开的辩论令人震惊。 这是作为改革者上台的克拉斯纳上任后和其他刑事司法同事之间持续存在紧张关系的最新例证,这些同事包括市长,他的前常务董事,两位警察局长以及许多官员,其中一些人最近在这个问题上越来越直言不讳。
虽然地方检察官和警察局长都同意必须采取严厉、协调一致的努力来遏制费城飙升的枪支暴力行为,但他们已经公开展示了他们在如何处理非暴力持枪行为方面的根本分歧。
(这篇文章在线发表后不久,在周二举行的听证会上,市议会议员向地区检察官Krasner询问了调查结果。克拉斯纳为他的办公室对凶杀和枪击案件的处理进行辩护,但他承认:“我们对拥有枪支的定罪率并不满意。” 在回答问题时,他承诺将枪支犯罪数据提供给希望更好地了解这一问题的议员。)
市长吉姆·肯尼的观点和检察官克拉斯纳截然不同。肯尼认为非法携枪的定罪率下降使费城越来越不安全。对于夺去越来越多少数族裔青年生命的暴力事件,这如同火上浇油。
在最近一次接受采访时市长肯尼表示:我最大的挫折是一代年轻黑人男性活力和希望的丧失。我早上醒来,在桌上拿起手机,看到当天报道的枪击案数量,这种感觉让人伤心。

市长吉姆.肯尼在西费城市长吉姆·肯尼在西费城
星期六,2021年3月6日

 

文章来源:《费城问询报》
https://www.inquirer.com/news/philadelphia-gun-arrests-2021-convictions-vufa-20210330.html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